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 当前位置:
  • > 文学中心 > 长篇连载 > 湘西侠客记:卷一 天门乞丐 >
  • 湘西侠客记:卷一 天门乞丐

    2018-12-06 10:21

     

        词云:

        明月天门照遍,黄花窗外开残。寒风声里又凭栏,自是惹人肠断。

        怅望长空过雁,泛舟澧水环山。从来谁惜眼前欢,犹恨云愁无限。

                                      ——调寄《西江月》

        朱虎这几天的眼皮跳得十分厉害,心里想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在大庸卫城,朱虎谁也没怕过。就凭他的武艺,虽不敢说得上称霸武林,但在这穷乡僻壤的湘西边陲小城,也算得上头号人物。凭着自己苦练的一手“雪花刀”,不知有多少绿林好汉死在他手下。他在大庸县衙当差,一般不乱杀人,但朝廷要杀之人,从来就没有人能从他手中逃生过。所以,江湖上也结下不少梁子。

        他想,是不是有仇人找上门呢?

        朱虎每天都要到大庸卫城里每个角落巡视一番,所以,大庸卫城的一草一木,他都十分熟悉。这几天,王知县给他交待,说他得到江夏侯周德兴的手令,夏国余党已经流窜到湘西一带,并要大庸县衙协力督办,捉拿乱党。

        朱虎接到的案子何止千余件。天下甫定,土司割据。许多乱党蠢蠢欲动,占山为王,明为杀富济贫,实为奸淫掳掠,但又有什么用呢?到头来,朱虎出马,还不是个个人头落地。他真的有些不想再杀人了,可是该杀之人好像永远也杀不完。久而久之,朱虎嗜杀成性,若许久不杀人,手就有些痒痒了。

        朱虎接到命令,心中突觉一震,厉色道:“王大人,你尽可放心,只要乱党敢来大庸卫城,我保证将他们的人头提来。”

        王知县担心道:“朱捕头,我对你自然放心。不过,我们这次对付的人是大名鼎鼎的巴蜀大盘龙峒峒主向肇云之子向大坤,据说,他也是一身硬功夫。信国公汤和大人在攻打夏国时,仅他一个人从千军万马中逃脱出来,非同一般啊!”

        朱虎轻蔑地笑了一声,应道:“多谢大人提醒,我小心就是。不过,夏国灭亡已经有两年多了,谅他们也成不了气候。”

        “若火之燎于原,则不可小觑。”王知县似乎考虑得非常远,劝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朱虎作揖道:“大人说得极是,小人这就去督办,仔细巡察。”

        王知县摆摆手,道:“下去吧!”

        朱虎回家之后,眼皮又开始跳个不停。心中不由嘀咕,莫非这次真的要碰上绝世高手了?

        朱虎一时心烦意躁,便在院子里舞起了他的成名绝技——雪花刀。这雪花刀已经伴他几十年了,他从八大公山斗篷山维摩道长门下艺成归来,从来就没有荒废过。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每次练习,他都有更多的心得,时疾时慢,他把握的分寸,料想师父也难达到了。经过多年的捕快生涯和实战经验,他已经将雪花刀的不足之处弥补过来,使它更具威力。但见他的刀越舞越快,最后,竟化成一团白影,仿佛雪花徐徐地飘落下来,雪花飘荡之处,刀气纵横。突然,他大喊一声:“满天雪花!”刀气四处膨胀,炸裂开来,院子里的树叶纷纷落下来,定睛一看,叶子上密密麻麻全是细小的窟窿,全是刀气刺穿的。朱虎立即收功,随手将刀一扔,刀飞快地插入放在石阶上的刀鞘之中,而刀鞘却纹丝不动。

        刚练完功,眼跳的稍稍好了一些。夫人便过来请他吃饭,赞道:“相公,你的武功又精进不少了。”

        朱虎应道:“夫人笑话了。我在县衙当差,得罪了不少江湖好汉,若不好好练功,定会有人寻仇的。”

        朱夫人笑了笑道:“相公一手雪花刀名震江湖,谁还敢来寻仇?”

        朱虎和夫人相携来到堂屋,在八仙桌前坐定,道:“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更有强中手。我这些年忙里忙外,只想让这个家平平安安的。”

        朱夫人听罢,有些动情,不由莞尔一笑,并给朱虎斟满一杯酒,关切道:“相公操劳了。”

        朱虎将酒一饮而尽,心中竟生出些感动。多年来,他一直处理公差,是很少陪夫人喝酒的。

        朱夫人又道:“现在世道越来越乱了,连乞丐都带刀剑带枪的,招摇过市耍威风。相公,你要多加小心!”

        朱虎一惊,忙问道:“夫人,你在哪里见到有乞丐带剑了?”

        朱夫人回道:“我今日到菜铺子里买菜,不小心撞到脚下的乞丐。我吓了一跳,不由地大骂一声,臭乞丐。那乞丐竟瞪了我一眼。我又骂他,他却不理我了。大概他不想惹事,于是就一声不吭地走了。卖菜的大姐赶紧拉着我,说那乞丐有剑,不要惹他,说不定是丐帮的什么大人物。我说怕什么,我相公是县衙的捕快,他敢乱来,我就叫相公把那乞丐抓起来。我话音还没落下,一柄长剑‘嗖’的一声从我脸颊飞过去,没入卖菜铺子门板数寸。我还没回过神,那剑若有灵性似的,又飞了回去,消失在人群里,我再去寻那乞丐,已经不见踪影。我吓得魂都快没有了,赶紧跑了回来。”

        朱虎大惊道:“青铜七星剑?”

        朱夫人忙着点头道:“对,那剑就是青铜的,我看得真真切切。”

        朱虎道:“青铜七星剑,相传为玄铁和青铜熔铸而成,因为是天降神物,很具灵性,可随人意念而杀人。”

        朱夫人有些后怕,惊得筷子掉到地上,道:“幸好,我没怎么招惹他。”

        朱虎拾起筷子,递给夫人,道:“夫人休要害怕,你相公也不是吃素的,谁敢欺负夫人,那他的日子也快到头了。”    

        朱虎若有所思,立刻想起两年前,在大庸卫城来了个乞丐,他当时没有在意,认为外面兵荒马乱的,从外地逃荒过来的,所以对他没有什么提防,没想到他竟是一位绝世高手,手里还执有利器——青铜七星剑。

        青铜七星剑是唐代的宝物,剑柄上有七颗星,故名“七星剑”。剑上书有“天门山率帝祖”字样,相传为帝祖遗物,在江湖上颇有声望,只因“七星剑”非常灵性,与执剑之人相处久了,便会使人心意相通,剑的威力就发挥更大。剑的灵性最大的特点就是,剑能够听从主人的召唤,意念所指的地方,剑就会飞到什么地方。不过,此剑在宋朝就从江湖上消失了,再也没有听说过“七星剑”杀人事件。今日七星剑重出江湖,莫非江湖上又要一片刀光剑影了?

        朱虎这时眼睛不跳了,但他也无心饮酒了。他匆匆放下饭碗,将刀佩在身上,对夫人道:“夫人,我这就出去会会那乞丐,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货色。”说罢,径自走了。

        朱夫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心疼道:“饭还没吃完呢!”

        朱虎回到县衙,对兄弟们道:“今晚大家好好休息,明天到天门山上去,说不定又是一场恶战。”

        一个当差的禁不住好奇,问道:“朱爷,我们抓谁呀?”

        朱虎冷冷地回答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大庸有座天门山,

        隔天只隔三尺三,

        谁人得道上天去,

        坐轿要取顶,骑马要下鞍。

        这是传遍大庸卫城的民谣。说的就是天门山之高。据史书记载:“三国时吴永安六年,因大地震,致使山壁崩裂,南北洞开,玄朗如门,故景帝孙休以为吉祥,便下令将武陵郡改为天门郡,将此山改称天门山。北魏著名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里说:吴永安六年,武陵郡嵩梁山,高峰孤耸,素壁千寻,记之苕葶,有似香炉,其山洞开,玄朗如门,高三百丈,门角生竹倒垂,谓之天帝。”天门山山高千寻,青峰嵯峨,凌空高峙,大有为我独尊之气势。有诗为证:

        寒崖盘老道,绝顶入云藏。

        石着苔痕绿,林深鸟啭惶。

        时光真手笔,汲古写苍黄。

        谁会登临意,高山作脊梁。

        天门山顶有一古寺,叫天门山寺。寺外古木参天,古雅清幽。大庸卫城的百姓若不是上香许愿,是不会轻易上山拜寺的,因山高不可攀,攀后需要数天休息,才能恢复体力。

        朱虎带着五名衙役,一路向天门山而来。走到半山腰,几名衙役便走不动了,一个个都歪在石头上休息。

        “朱爷,爬到山上抓人,等我们到山顶,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到时候怎么打架?不如我们守在山下,扼住要道,只要他敢下来,我们再抓他也不迟,到时候我们还落个轻松自在。”

         一个衙役请求,其他几个衙役便使劲应和。朱虎本想发作,可转念一想,他们几个武功平平,到了山顶遇到高手,说不定也只是送死,不如留他们在山下守着,日后端茶送水的,还少不了要使唤他们。于是高声道:“诸位兄弟说得极是,你们就留在这里休息,我自行上山察看,待会便与你们会合。若太阳落山我还没回来,你们就叫官兵来山上寻找。”

        几位衙役听着心里十分欢喜,又觉得朱虎说得十分悲壮,不由心生敬佩,应道:“朱爷,放心吧!您多保重!”

        朱虎喊了一声:“我去了。”真气上冲,凌空飞上一根石柱,连续跳跃几次,转眼就不见踪影。

        几名衙役啧啧称奇道:“朱爷真是好功夫,当今天下,除了六合神掌田兴田大人之外,我想,谁也不是他的对手。”

        有人问道:“六合神掌田兴田大人是谁?”

         “田兴就是当今皇上的贴身侍卫总管,锦衣卫指挥使。”

         “哦!原来是保护皇上的角色,武功自然不差。”

        朱虎施展脚力,不一会儿就到了天门洞。天门洞高百余尺,宽三四丈。该洞为穿洞,从这头望穿那头,仿若天门。天门石壁上依稀可见几行大字,朱虎定睛一看,是一行诗,诗曰:

        两山凿穿一门空,一门劈开两山通。

        多少神仙关不得,长年只许白云封。

        朱虎暗叹,好诗。天门山,果真是神仙居住的地方,自己在山下居住多年,却很少上山来观光,真是白费许多时光。朱虎在天门洞驻足,顿觉凉爽无比。接着便听见清脆悦耳的水滴之声。朱虎抬头望去,只见洞顶有一泉眼,水从眼出,初如柱,旋排散去,宛如一朵朵梅花。这就是民间传说的“梅花水”。有人说,谁人接得四十八滴梅花水,便可升官发财中状元。朱虎暗想,我辛辛苦苦办差,不就是图一个升官发财吗?接四十八滴梅花水又有何难。于是,便施展身形,连续接水于口中,水十分甘甜,朱虎不禁精神大振,朱虎提气翻身,飞跃天门顶上,但见顶上有一天漕,天漕乃一干塘,并无见水。朱虎暗暗称奇,天门洞顶无水源,而“梅花水”却长年不竭,真是怪事。

        朱虎不敢贪恋天门四周的美景,便径直朝天门山寺而去。天门山寺始建于唐,后因一场不明大火烧毁几间大殿,从此凋敝。现在这里仅存有观音殿、祖师殿和两间瓦房了,十分简陋。寺里只有一位清虚方丈和几个打扫庭院的小沙僧,每日接待寥寥可数的朝圣拜佛的香客。

        朱虎来到寺前,庙宇破坏十分严重,不过但从残存的石碑上,一副对联还依稀可辨。联云:

        天外有天天不夜;

        山上无山山独尊。

        横批是“天门仙山”。朱虎暗自叹息道,如此仙山,为何寺庙如此败落?

        朱虎在寺门外朗声喊道:“清虚方丈,大庸卫城捕头朱虎求见。”不等声落,身形已变化开去,转眼便来到祖师大殿前。

        清虚方丈应声走出大殿双手合十道:“朱施主身形好快!老衲不及迎接,还望恕罪。”

        朱虎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次前来,是因为有人传出,青铜七星剑重现江湖一事。据我所知,青铜七星剑与天门山寺渊源极深,在下前来询问,还望方丈不吝赐教。”

        清虚方丈应道:“朱捕头,你在江湖上声名鹊起,见多识广,博古通今。老衲若有所知,定当如实相告。”

        朱虎问道:“相传青铜七星剑乃天门山寺镇寺之宝,为何流落到江湖上去了?清虚方丈,你可知来龙去脉?”

        清虚方丈叹声道:“青铜七星剑原是天门山寺之宝,不过一灵物罢。其实对武功低微者并无什么用处,反而会引起杀身之祸。我们和尚练功、打坐,不过强身健体而已,哪经得起强盗入侵!在南宋末年,青铜七星剑被人抢去,至今下落不明。青铜七星剑失窃之后,天门山寺日渐败落,最后迁寺于赤菘山。只留下几个和尚守在这里,这是祖宗的基业,我们不敢舍弃,才留了下来的。关于青铜七星剑在江湖上的传闻,我们并不得知。”

        朱虎问道:“据说青铜七星剑柄上刻有‘天门山率帝祖’字样,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清虚方丈道:“我曾闻过,不曾见过。青铜七星剑非吉祥之物,不过我们希望它永远不要重现江湖,以免为祸人间。”

        朱虎笑道:“方丈此言甚差,青铜七星剑并无过错,有过错的是持剑之人。所以我们要把持剑的人揪出来,绳之以法,这样才能换得人间太平。”

        清虚方丈高呼阿弥陀佛道:“朱捕头菩萨心肠,大庸卫城百姓有福。”

        朱虎又问道:“清虚方丈,天门山寺有无陌生人前来过?”

        清虚方丈道:“老衲不知朱捕头所指何人。本寺虽然香客寥寥,但在盛夏时节,上山还愿也是不少。一天到晚,灶里不熄火,殿堂不断香,老衲和几位弟子忙得不可开交,有时甚至是忙到通宵,陌生人自然很多,有的人甚至还在寺中小住。”

        朱虎问:“有没有可疑之人?”

        清虚方丈道:“要说可疑之人,老衲便不清楚了。不过有一位乞丐让我感觉十分奇怪。”

        朱虎心中惊呼:又是乞丐。于是不动声色,接着问道:“他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吗?”

        清虚方丈答道:“他两年前就来到本寺,老衲见他乞丐打扮,便让舍下弟子拿馒头给他。他接过馒头,便下山去了,但第二天,他便会给本寺送一些柴禾来。他一般三五天来一次,没有什么规律。每次来了,便在祖师殿朝拜,十分虔诚。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了,并不把他当作外人,每次都好好地款待他。老衲认为他是一个富家子弟,只是落难才流落于此。他貌似乞丐,但绝不是乞丐。他的眼神里,似乎有十分的愁怨和悲恨。”

        朱虎问道:“他现在何处?”

        清虚方丈应道:“这就不知道了,他很少与我们说话的,每每都是独来独往,神龙见首不见尾。”

        这时,一位小和尚端着茶盘过来,把茶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师父,朱捕头请用茶。”小和尚作揖后便要离开。

        “明德。”清虚方丈叫住小和尚,原来,这小和尚叫明德,“这几天,你看到常来寺里拜佛的那个乞丐了吗?”

        明德道:“师父说的是向大哥么?”

        清虚方丈点点头。

        明德说:“向大哥根本不是什么乞丐,他只不过打扮得像乞丐而已,他从来就不乞讨,即使我给他馒头和斋饭,他也会付钱的,遇着没钱的时候,便会给我们寺庙送些柴禾哩!”

        朱虎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姓向,他还告诉你什么事没有?”

        明德见朱虎捕头一脸的严肃,知道事关重大,不敢隐瞒,便一五一十地照实说了:“向大哥常来我寺,一来二往就熟了。不过,他话语不多,每次我都喂喂喂地称呼他,他极不习惯。有一次,他朝我笑了笑,说,我姓向,你叫我向大哥吧。我常来的。我很喜欢你们这里。我说,你喜欢本寺就常来吧,佛门渡可渡之人。他笑了笑,你这小和尚蛮可爱的。知道吗?我和此寺有极大的渊源。我问,有什么渊源?他便不说了。你别问那么多,你知道了会害了你,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我点点头,不是江湖人,莫问江湖事。后来就再也没有和他谈到过此事。”

        朱虎又问道:“两年间,你发现他有什么可疑之处吗?比如说,你觉得他会武功吗?”

        明德道:“向大哥为人很好,武功也极高。不过他从来不显露的。有一天我在后山摘菜,看见向大哥正在练剑,一柄长剑在他的四周上下飞舞,煞是好看,奇怪的是,那柄长剑并不是握在手里,仿佛有灵性似的,能够随意飞舞。我想,向大哥可能会驭气运剑,听师父说,只有内功十分高强的人才能达到那种境界。”

        朱虎驭气将刀拔出,刀如游龙,宛如一条白练,问道:“是这样么?”

     

        明德大惊道:“朱捕头的刀与向大哥剑,招式极似,不差上下,只是那剑气十分厉害,宛如狂风大作。我大喊一声,却突然不见了向大哥的身影。第二天碰着他,向大哥却不承认,说我看花了眼,并嘱咐我不要乱说。我自信自己没有看错,当时是黄昏时候,霞光万丈,清楚得很。”

        朱虎大概明白了几分,便对明德和尚道:“烦请明德师父带路,我们一同去后山看看。”

        天门后山,走过一段平而弯的横道,便是险峻陡峭的云梯岩。在云梯岩的半山腰处,便见一洞,洞里有风,行人至此,只觉凉风飕飕,如冰水浸骨一般。

        明德和尚指着云梯岩一石峰平顶,道:“向大哥就在这上面练功的。”

        云梯岩,是从东边上天门山的必经之路。它垂直高九十度,石级又高又陡,前面的人移脚,正好在后面人的头上。所以,很少有人从这里上天门山。道路沿石壁而建,依绝壁而凿,路外便是悬崖绝壁,万丈深渊。幸好路外有茅草和风竹遮盖,不然往下一看,便会让人觉得心惊肉跳,头昏眼花,脚底发麻,胆小的人会吓得发抖,不敢移步。偶尔风吹竹动,路外露出一线天际,往下一看,呀!那小坪与天门溪的村舍农田尽收眼底,人如蚁,溪如肠,田如豆腐块,而房屋只有虫子这般大小了。

        明德搀着清虚方丈和朱虎同上云梯岩,到了岩顶之上,腿都软了,一屁股坐在石头上不敢动弹了。

        朱虎查看了四周的痕迹,什么也没有发现,但他已经感觉到了,他自言自语道:“这个人的武功已经出神入化了,莫非他就是巴蜀大盘龙峒峒主向肇云之子向大坤,难道他在两年前就来到天门山了?”

        清虚方丈道:“朱捕头是说夏国将军向大坤?据说,他在千军万马之中,如履平地,轻松地带领八位兄弟突围的向大坤吗?”

        朱虎道:“正是。现在江夏侯周德兴大人正在捉拿他。向大坤乃乱臣贼子,望方丈不要与他们为伍,以免招惹杀身之祸。”

        清虚方丈长叹:“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佛慈悲,但愿江湖争斗平息,不要再生波澜,以免生灵涂炭,这是我佛的愿望。但佛门广大,渡可渡之人。若老衲再逢向施主,定会劝解他一番,让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朱虎回道:“如此甚好!如果见向大坤这等逆贼,最好告之官府,以免伤及无辜之人。”

        清虚方丈道:“朱捕头大可放心,若有情况我一定及时通报。”

        朱虎抱拳道:“多谢,多谢。”

        话音刚落,身形凌空而起,纵身从岩峰飞下山去。这岩峰之下,少说也有百米之深,朱虎轻功如此之高,令清虚方丈赞叹不已,不由赞道:“老衲不曾料到,大庸卫城朱虎,竟有如此身手,做一小小捕快,真是屈才了。”

        明德和尚跟在清虚方丈的身后,也赞叹不已道:“朱捕头真是好功夫,让小僧大开眼界。”

        清虚方丈立即吩咐道:“我们日后要加强警戒,遇到向大坤要及时通报。向大坤是位英雄,不得无礼,更不能报官。”

        明德和尚轻声应道:“是。”

        清虚方丈道:“回寺吧!”

        明德见四周绝壁林立,地势嵯峨,无有下去之路,不由心里发虚,面有难色,小声道:“师父,我不敢下去了,太高。”

        清虚方丈微微一笑,拉着明德和尚的胳膊,腾空而起,轻轻地将明德和尚托到天门后山的菜地里。

        朱虎下得山来,几位衙役见之,连忙凑了上来。

         “朱爷抓着人没有?”几个衙役围着朱虎问。

        朱虎道:“没有,根本找不到人。现在只知道这个人装扮成一个乞丐,行踪不定。不过,我会很快找到他的。”

         “乞丐,什么乞丐?我们抓乞丐做什么?我上次听到一位乞丐,说什么是真龙天子,莫非是他?”

        朱虎着急问道:“他是谁?”

        衙役回道:“我是听一个道士说的,就是在大街上算命的,名叫李伯如,人称黄龙道人。一次,我到他那里巡查,两个人便攀谈起来,他说,今天算了一卦,竟然有天子来到大庸卫城。我十分紧张,难道皇上微服私访了。听说茅岗土司覃垕谋反,皇上非常震怒,敢情御驾亲征来了?回头一想,皇上也不会来咱这穷乡僻壤。于是问,谁有这个命?李伯如回答,一个乞丐。并强调说,一个乞丐,只有他才是当今的真龙天子。我又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叫向大坤。向大坤乃庚辰年壬辰月戊辰日丙辰时生人,生庚之年、月、日、时,四个时分均为辰,辰属龙,此为真龙天子。”

        朱虎怒道:“真是胡说八道,乞丐也能是真龙天子?妖言惑众,该杀!”

        衙役接着说:“当时,我也是这么说的,哪有乞丐做真龙天子的。李伯如却道,当今天下英雄,生辰八字我都掐过,唯有巴蜀大盘龙峒峒主向肇云之子向大坤将军,真英雄、真正的真龙天子。我又说,千万别乱说,传到官府口中,就会坐大牢的。李伯如丝毫不惧,凛然又道,我是黄龙道人,唯天命是从。我已经预测出,天门山水要变成一团黑水涌出,天道不久就要变更了。”

        朱虎忿怒道:“真是胡说八道。我生平最恨胸无点墨,装神弄鬼,招摇撞骗之人。我这就抓他去,问个明白!”

        衙役回道:“朱爷别急,听我说完。我当时并没理会他,但心里也十分恼火,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我大爷是那么好骗的么?便故意问他,天门山水何日变黑?听说天门山水变黑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但从来就没有人亲眼看见过。李伯如掐指一算,一个月以后,天门山水就会变黑,黑水流瀑三日。届时大庸卫城的百姓都能看到。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当今世上竟然有如此狂妄之人。于是对他说,一月之期,天门山水变黑,我就不找你算账了。若是没有变黑,我自然会拿你见官,到时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李伯如他一点也不害怕,他说,我随时恭候官爷来绑我。”

        朱虎问道:“一月之期,还有几天?”

        衙役回道:“还有十天,十天之后,就算朱爷你不拿办他,我们几个还要拿他是问哩!”

        朱虎冷笑道:“我刚到过天门洞顶,泉水十分的清澈甘甜,我还喝过四十八滴梅花水呢,料想水也不会无故变黑。我姑且等他十天,十天之后,再拿李伯如问个明白。”

        衙役恭笑道:“朱爷连喝四十八滴梅花水,定会升官发财。到时一定要把小人带在身边,我给朱爷端茶送水也心甘情愿。”

        朱虎没理会衙役拍马屁,只是敷衍地笑了笑,又问:“黄龙道人李伯如身居何处,我在大庸卫城怎么不见他?”

        衙役回答道:“在武陵索溪峪,以算命为生,听说算得极准。”

        朱虎阴笑道:“好,我这次要他算一算自己,是不是真的准?”

        衙役道:“朱爷英明。”

        另一个衙役道:“那个乞丐我也查访了,根本不是什么向大坤。我还朝他踢过几脚,他并没有还手,而是滚到路边的草丛里,如果他真的是从千军万马中逃出来的向大坤,我不是没命了么?”

        朱虎听后稍稍放心一些,大概这都是传闻吧!再者说,向大坤既然隐姓埋名,自然不会声张的。朱虎猜想,向大坤一定在寻找什么东西。

        朱虎来不及细想,只好对众衙役吩咐道:“今天众兄弟辛苦了,早点回家吧。以后大家都留意携剑之人,若遇到后,先不要声张,直接报告给我。”

        众衙役应道:“是。”于是各自散去。     

        诗云:

        天地风兼雨,茫茫城邑森。

        英雄长剑出,诸夏大风吟。

        世事谁能料,仁人或可寻。

        孤身谁与问,冷暖只衣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