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 当前位置:
  • > 国学中心 > 诸子百家 > 用一生的时间与诗歌发生爱情——诗人陈泰灸访谈录 >
  • 用一生的时间与诗歌发生爱情——诗人陈泰灸访谈录

    2018-11-16 10:15



            陈泰灸,黑龙江肇东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诗刊》社《子曰诗社》理事、中诗网副主编、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副秘书长、国际汉语诗歌协会理事、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副会长、肇东市作家协会主席、《世界汉诗》杂志主编。有诗作、散文、小说、报告文学85万余字发表于《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中国诗歌》《中国诗人》《解放军文艺》《青年文学》《橄榄绿》《扬子江诗刊》《北方文学》《广州文艺》《诗林》《大河诗歌》《现代青年》《海燕》《黑龙江日报》《北方时报》《黑龙江工人报》《新青年》《大连晚报》《齐齐哈尔晚报》等120家报刊杂志。50余篇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作家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大众文艺出版社等20余家出版社年度诗选。曾获黑龙江省“黑土杯”征文一等奖、第二届“星光杯”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2010中国当代散文奖、2011年首届中国十佳新锐诗人、“中华三祖”杯2012年年度新锐诗人奖、2014年《现代青年》十佳诗人、2015年《人民文学》“美丽中国”全国游记征文优秀奖、《海燕》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诗歌大赛二等奖、第三届宝玉陈杯“钓鱼岛”诗歌征文一等奖、首届丝路国际诗歌艺术节金奖、首届西班牙伊比利亚国际诗歌节金奖。
            出版诗集《为爱流浪》(2009年 内蒙古出版社);《感受幸福》(2011年 中国文联出版社);《倾听思绪》(2012年 作家出版社);主编出版大型诗文集《春天的约会》(2010年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陈泰灸短诗选》(2018年 银河出版社)。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黑龙江省图书馆收藏。应邀参加第三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美国第31届世界诗人大会,受邀担任中国诗歌代表团副团长出席捷克第36届世界诗人大会、马来西亚邦戈岛诗+歌节、西班牙伊比利亚国际诗歌节、罗马尼亚萨图马雷国际诗歌节。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俄、德、瑞典、马来、西班牙、罗马尼亚文介绍到国外。


            花语:参加肇东大似海冰雪诗会,您端着酒杯插科打诨,说学逗唱把前来参加活动的诗人们笑得差点钻到桌子底下去,时隔一年,场景历历在目!现在我要问的是,是怎样的一方水土,养育了这样一个会写诗、会做活动策划、又有喜剧天分的人?
            陈泰灸:我的出生地肇东历史悠久。据考证,距今35000年前,肇东涝洲一带就有先民劳作生息。1000多年前女真人就是在这里以少胜多战胜了辽国人,从而建立了金国。并以“太祖兵胜辽,肇基王绩于此,遂建为州”在八里城建立肇州,最大时曾经是节度使,管辖一直到俄罗斯的大片土地。现为全国保存最完整的金代古城,己被国家批准为重点国保单位。肇东又是黑龙江农耕文明的发源地,清末出放蒙荒就在肇东。同时黑龙江的工业文明也是在肇东开始,“肇州盐”是黑龙江最早的工业产品。我就生在这样的一个大草原上,从小耳熏目染热爱文学。至于搞诗歌活动策划,是因为想为诗歌做点事。喜剧天分谈不上,但是我的性格天生热情开朗。
     

            花语:从什么时候开始写诗的,写诗和诗人这个称号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陈泰灸:第一次对诗感兴趣是偷看老师情书,我的老师是哈尔滨知青,他追求一个天津女青年,派我去送信。从场部子弟校到一连很远,中间我去了趟厕所,好奇心让我偷看了信,是一首诗。当时很激动,从那时起特佩服老师。第一首诗是14岁时写给雷锋的,我佩服的老师只改了一个字就登在学校黑板报上,我飘飘然一个多月。后来,老师没追上那个女的,我初中毕业去省航校了。再后来,听说老师因为感情问题自杀了。所以现在听说那个诗人自杀我一点都不奇怪,我认识的第一个诗人就是这么死的。我的老师叫李树唐,我很怀念他,我一直把他和马雅可夫斯基的形象联系在一起。第一次正式发表诗歌是在《新青年》上,30多行被编辑砍得只剩下4行半,记得名字叫《影集》。好像是81年的事。这就算走上诗坛了。在这之后也写过小说写过散文,但主要写诗。写诗对我来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味,但它已成为我的一种生活方式。诗人这个称号,是我认定的让理想与现实区分开来的一种标志。
     

            花语:说下您的诗生活里,影响过您、感召过您的兄弟?
            陈泰灸:写诗写了很多年,坚持了很多年。无论诗坛风起云涌,还是云清月淡,我自以平常心待之。从出第一本诗集到加入省作协,和诗人的交往大多限于笔谈。其中原因很多,但主要还是生存环境和工作压力较大。直到2009年,从网上认识了河南诗人赵福志。他的热情、真诚感染了我,应邀参加他在查干湖组织的诗会,认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3位诗人。他们现在都是我的好朋友。其中北塔、周占林、胡茗茗更是成了我的挚友。基本上能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喝,喝之能多。由于经常在北塔家附近的一家小馆吃饭并且吐的人太多,老板在门前种的两棵树长得大不一样,右边的那颗奄奄一息,都是诗人们出门就抱右边的树吐的结果。我曾经写过一篇散文叫《北塔家楼下的树》。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我们研究怎么参加世界诗人大会,怎么选地铁诗,怎么坚持出国内唯一的中英诗歌年选。占林就更不用说,将我拉入中国诗歌万里行,认识了祁人、李犁、雁西、陆健、老墨、潇潇、花语等众多朋友,我也跟他们学习组织诗歌活动。要说影响最大的,还是参加美国第30届世界诗人大会认识的杨北城,我俩住一屋,都生在黑龙江,都很好酒。他不但诗写的好,MD还会朗诵,不但朗诵好,还能做老板。每次相见都要让他请客要不我生气。因为作家协会下面成立诗词协会,在北京通过北塔相识周拥军,古体诗歌写作活动除和《诗刊 子曰》合作外,大部分和拥军合作。李犁生病,我和商震去抚顺看他,酒醉之后给他赠诗一首,他俩说写得好,比别人强,这是他俩唯一一次夸我。
     

            花语:有人说,真诚是一种能力!只有做一个真诚的人,才能写出真善美的好诗,您觉着真诚与好诗之间,是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陈泰灸:我觉得只有真诚不一定写出好诗,但没有真诚就不可能写出流芳百世的作品。阅尽古往今来海内海外,凡诗歌得以流传者、不管诗人是官是民、脾气秉性各异,但在做人上来说,绝大多数是真诚善良之辈。所歌所诗不管是祖国山河、爱情琐事、民族大义,虽各种表达方式参差存在,或褒贬不一,但人性中的本真,都在熠熠生辉。从《诗经》的“君子好逑”到屈原的“后皇佳树”,从李白的“斗酒”到龚自珍“不拘一格降人才”,人性的光辉照耀自古至今,即使女流之辈如清照等的艳词能吟出“人比黄花瘦”也充分体现了诗人为情所困,但仍坚守道德底线的人性本真。纵观近代诗坛,从郭沫若、艾青、北岛、舒婷,不管境况如何,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都是其人性中真的体现。可以这样讲,只要是诗人,即使想当坏人,也不会坏到什么程度。爱诗的心灵,人性中的纯真早已和诗歌结合在一起。
       诗不在美丽的词藻,也不在什么诗体,诗人所表现的情是诗歌最真实的部分,诗歌是否受欢迎,是否得以流传,跟所抒之情很有关系。“锄禾日当午”诗是很典型的例子,遣词造句并无过人之处,但尾句的发问深入人心,千秋万代扣问着有良知的人的心灵。登高望远也是古今中外无数诗人写过的体裁,试问,哪个诗人所抒之情能超过“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诗人假如没有真情实感,故做深沉状,故做痛苦状,故做指点河山状,绝出不了好诗。
        诗人以一颗本真之心对待生活,就能对世间万事万物产生真情,而真实的情感如何表达,不管是自娱,还是示人,都必须通过字,用恰当的词语表达出来,一段时间以来,甚至可前溯至白话文开始,对古典诗词的垢语多于传承。各种自由体新诗门派林立,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多,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多,却很少见能流芳百世的诗歌。其中原因很多,但用字的随意,表达的晦涩,不能不说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诗是讲究含蓄的,但让人不知所云,就不能让诗人的真情实感为世人所悟。诗歌不反对反映小我、自我、闲情逸致,但表达的手段,运用的技巧一定是能让读者接受的,或经过熟悉能接受的,特别是有的诗人,将汉字的含义反其道而用之,或将成语抛弃所含原义,直接字面理解,不但损伤了汉语言的完整性,同时也有误人子弟之嫌。
     

            花语:在您看来,什么样的诗,才算是好诗?
            陈泰灸:在我看来,好诗分两种。一种是写得比较隐晦,喜欢用意象,抒发了自己,但需要花时间去想的那种诗;另一种是得以流传的,什么人都能看懂的诗歌。想做一个真正的诗人,这两种诗都要有,但想要达到这个境界很难。在古人里,李白是做得最好的一个,李白的诗词成就千百年来是人所共知的。在学界对李白的研究中,他诗歌的想象、奇妙、浪漫、豪迈、奔放无人能及。他既有“床前明月光”的老少皆知,又有“海客谈瀛洲”的纵横坎坷,一杯“将进酒”让多少兄弟热泪长流。而当代诗人中,海子无疑是优秀的代表之一。但海子的文学水平绝不是“面朝大海”“德令哈”可以代表,他炽热的《亚洲铜》《祖国,或以梦为马》《死亡之诗》应是他内心最满意的表达。在这里,诗歌就涉及一个大众小众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大众能记住,能流传,是好诗,哪怕它只是某一时期的一种情绪的代言,因为它代表了时代。而一些读来虽然大众不懂,但前卫在任何时候都是诗歌的重要组成部分,就像考古一样,不用你懂,你相信就行了。
     

            花语:您好酒,并有一个网名“满沟酒仙”,与之匹配的是,您又有很好的酒量,这对于喜欢“诗酒人生”四个字的您,是一种骨感的支撑。酒和诗对您来说,是否重要?为什么每次面对书法家,您只讨“诗酒人生”这四个字?
            陈泰灸:我从2岁开始就喝酒,严格的说是舔酒。我爷爷每次喝酒,都用筷子蘸一下让我舔。15岁进省航校当学员,脱离了父母的视线,礼拜天就偷着去喝酒。你想想,哈尔滨呢,喝酒的城市。两年后,由于检查身体不合格,没能去成空军战斗部队,我放弃了去海军和陆军的机会,回家复习了一年,又考了技校。技校毕业由于是部队企业子弟,地方不给分配,在家待业两年。这一系列变故,让酒和诗歌同时找上了我。我的第一个单位是肇东电线厂,干了一年多,为了圆大学梦,又考入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又回到了最初喝酒的地方。说起“满沟酒仙”这个网名,是上QQ时起的,当时叫“满沟酒鬼”,“满沟“是肇东的俗称,后来网友们说“酒鬼”不好听,就改了“酒仙”。我愿意和朋友们在一起,和诗人们在一起,喝得兴高采烈。诗,不是支撑我人生的全部,但却是我人生的终身伴侣。我喜欢“诗酒人生”这4个字,是希望我最好只生活在这两个状态里,这就是我生活的最高追求。
     

            花语:您虽是东北大汉,但诗里行间却洋溢着侠骨柔情。是否相信爱情?是否相信兄弟间纯洁的友谊?
             陈泰灸:应该说我很小就向往着爱情,由于出生在军队企业中,虽然是文革期间,但和地方相比,气氛还好很多。除了天天和大人一起敲锣打鼓迎接最高指示,就是偷着去场图书馆看书。那时最喜欢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可以说,冬妮娅是我的第一个梦中情人。她和保尔的恋爱情节我至今都能背下来。浩然的《金光大道》我小时候只记得小翠的恋爱和第一句“萧长春自打死了媳妇”,我的恋爱观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形成的。后来由于15岁离家,父亲早逝,能谈恋爱的时间不多了。我曾经写过一篇短篇小说《我和护士那点事》发在《北方文学》上,现在网上还可以搜到,讲了过程。人说:缺啥想啥可能就是这个道理。至于兄弟的纯洁友谊,我只讲一个故事:我有个大哥叫柴良,原来是山东来黑龙江的盲流,后来在乡下勤奋写作,崭露头角,被时任肇东文化馆的李景宽发现。李景宽先坐火车到宋站,又步行到宣化通知他参加文化馆文学培训班。我也是李景宽的学生,他就成了我的师兄。他到肇东后,生活很贫困,孩子经常在我家,在我记忆中,他只在家请我们一家三口吃了一顿山东包子,全家拉稀。1997年,国企改革后,企业不景气,我闲赋在家。柴良大哥介绍我去一家全国著名的民企做秘书,一开始,我不想干,堂堂大学毕业生国家正式干部怎么能去民企打工?直到97年冬天,架不住大哥劝,而且冬天的东北实在没什么事干(那时候我几乎成了一个专包铝合金和钢窗的包工头)就去了。从秘书干起,办公室主任、企划部长、工会主席、党支部副书记、党总支副书记、党委副书记,一直到2001年7月13日,中国申奥成功那天,被市委任命为集团党委书记,我从来没有表达过感谢,但大哥对我恩重如山。无论是爱情还是兄弟间的友谊,你想拥有什么,就要有把握什么的能力。假如要选择,我我选择信。
     

            花语:在您眼中,诗人圈是怎样一个群体?
             陈泰灸:诗人圈在我看来有两个含义,一是相对于其他的文学门类,二是诗歌内部相对于地域、创作观点。相对于其他文学门类,诗歌在当代虽然不占据主角,但无论哪个时期,诗歌或者是号角,或者是小草,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至于诗人内部的圈子,从古至今都有,大部分是诗歌创新发展的动力。比如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竹林之下喝酒吟诗,将建安文学发扬光大。但由于古代老百姓大多不识字,所以古时候诗人的圈子和政治斗争息息相关,无论李白、杜甫、王安石、贺知章,政治上的站队使朋友圈受社会变革影响较大。但不管宦海沉浮,还是贫穷潦倒,诗人圈子里的温暖故事比比皆是。从1917年2月《新青年》刊出胡适的《白话诗八首》宣告尝试派走上历史舞台,各种流派,也就是现在说的圈子风起云涌。湖畔诗派、新月派、七月派等等。而二十年代最大的诗歌圈子当属九月诗派,那种现实与艺术、感性与理性的平衡美极尽划时代的才华。也使新诗真正让人信服。50年代至70年代现实主义、蓝星诗群、创世纪诗派、朦胧派、白洋淀诗派等林林总总,各自在历史时期登台表演,其中曲直研究文章众多,我不赘述。我只想说说现在的诗歌圈子越来越小众,只跟自己圈子里的诗人玩,评奖优秀奖个个棒,得奖的不突出。但不管怎样,诗歌圈子还是比较纯的,因为对大多数诗人来讲诗歌除了释放情感意外,很难挣钱。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一个诗人,只是通过和诗人们的交往发现这是一个相对透明的群体,阅尽古往今来海内海外,诗人们不管境况如何,但最起码你能知道他想什么。我努力写诗是要能具备和诗人交朋友的资格,一句愿意和你在一起,最能表达我对诗人圈的看法。
     

            花语:慢慢的行进中,我们发现总是有些人在写诗的同时,还默默地在为诗歌做贡献,您有一句名言“谁为诗歌买单就支持谁”,是出于怎样的状况,流传下来的?
            陈泰灸:前几年诗歌活动不像现在这样多,地方政府一说抓文化旅游就首先想到搞个诗会,那时地方政府不参加,体制内诗人组织也不重视。搞活动的大多是一些有点财力的诗歌爱好者和一些酒厂、乡镇企业家。有的诗歌活动功利性也太强,诗坛上对此也议论纷纷。究竟接不接受邀请,有时也很为难。在一次酒酣之时,洪烛兄为此感慨,不知怎样选择。我也是有感而发,说了这句“谁为诗歌买单就支持谁”。现在经常为洪烛兄和其他诗人朋友提起。现在看来,中国的企业只要你给政策,它总是很快就找到企业文化的突破点,把企业的软实力用各种方法展现出来。率先请诗人们去写诗的企业、地方政府领风气之先,怎能经济发展不快。至于我在写诗的同时还搞一些诗歌活动,纯属受赵福治、祁人、周占林、周拥军他们的感动。他们不但诗写得好,还为自己的家乡引进诗歌活动,为家乡的发展做了贡献。10年以来,我和中国作家协会《诗刊》《诗林》《作家网》《中诗网》先后举办两届“春天的约会散文诗歌大奖赛”、五届“大似海渔猎冬捕文化节冰雪诗会”、两届“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肇东、”一届“八里城古体诗词征文”,让全国各地的诗人认识肇东、写肇东,向国内外介绍了肇东。增加了肇东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花语:肇东出人才!先有写《我的父亲母亲》的小说家鲍十,后有把小说《樱桃》改编成电视连续剧的李景宽,再就是诗人陈泰灸!同为肇东人,您和他们之间是否有交集?是否为肇东感到骄傲?
            陈泰灸:肇东不但历史悠久,也人才辈出。鲍十和李景宽应该算是我的老师。他们在黑龙江省艺校毕业的时候,我却鬼使神差地进入了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学习。我们共同的家乡是松花江北岸的魅力城市肇东,只不过他们住在南部紧靠松花江的鱼米之乡,我生活在后郭尔德斯北部草原,对家乡生活环境的感受肯定不一样,所以,他们写小说剧本我写诗。我和他们的交往都很亲密,李景宽参加工作就在肇东文化馆,不但自己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也培养了大批文学爱好者。他后来调去齐齐哈尔,又调去省城,都没有和故乡失去联系。鲍十无论在哈尔滨还是广州,对家乡念念不忘,经常回来辅导文学爱好者并帮他们走上去文学之路。家乡也没有忘记他们,曾经邀请过他们2位在故乡举办过作品首发仪式。我们为我们同为肇东人而感到自豪。
     

            花语:酒文化在中国渊远流长!斗酒也是一门学问,您觉着斗酒是否也象斗诗一样,需要智慧、勇气和情怀?
            陈泰灸:据考证中国自史前时代就开始了酒文化,原始部落的人们采集的野果经过长期的储存后发酵,形成了酒。这种方法欧洲现在还在使用,我们喝的XO、白兰地,大多以水果酿造。而从从杜康造酒,中国就用粮食了。因此,说杜康是造酒鼻祖也对。夏朝时酒文化就十分盛行,乡人于十月在学堂行饮酒礼:“九月肃霜,十月涤肠,朋友斯飨,日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充分展示了夏朝的酒文化。我觉得酒文化在中国,没有了诗就是俗文化,有的诗,就是雅文化。曲水流觞只有诗人们相聚才会有文采飞扬的文字流传千年。虽然现在不像古代要吟诗作对,但在酒意微醺中,快人快语,抒发豪情,可以真人真性情也。每次喝酒战胜了谁,就像胜了一场战役一样,就像写了一首好诗一样。前几年,我们诗人间斗酒,我准备个小本,谁要说不行了,就在本上写上:我服了!后来这个本写满了,我经常拿出来显摆,被家乡的几个诗友轮番上阵把我灌醉,把本子撕了。所以说,喝酒光有勇气不行,有时得耍点小聪明。要是再能用诗表达酒场的气氛,沟通诗人们的感情,那就不是智慧勇气所能达到的了,我觉得你说的情怀这个词非常准。
     

            花语:如果可以重新来过,小说家,剧作家和诗人,您更愿意成为哪个角色?
             陈泰灸: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想过很多次,具体来讲,小说家、剧作家、诗人社会身份没有区别,观察生活、体验生活的角度一样。但选择表达的方式、角度不同,展现给读者、观众感受不同。虽然以前也写过小说,创作的剧本80年代就得过省级奖,也羡慕过小说家、剧作家可以赚很多的钱,但让我选我还是想做诗人。我觉得我还是用诗歌这种方式更能好的表达我对人、对事、对自然的敬畏和祝福。当然了,最好是能做诗值钱时候的诗人。
     

            花语:花语:形容一下您生活在北部的郭尔罗斯草原,您的童年和少年是怎样的?
            陈泰灸:其实,郭尔罗斯草原是科尔沁草原的一部分。清朝时按松花江南岸北岸分前郭尔罗斯和后郭尔罗斯,肇东属于后郭尔罗斯。清朝顺治年间,成吉思汗二弟哈布图哈萨尔的第十八世孙布木巴被顺治皇帝册封为札萨克镇国公。旗治所光绪九年搬迁至老爷屯(肇东市4站镇东兴村)。我就出生在这片草原的北部,日本侵华时期,就在那里建立了军马场。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这里设立了四方山军马场,我的父母是江苏人,爸爸当兵转业母亲随父亲来到了东北。由于生长在部队后勤企业,我的童年虽然赶上了文化大革命,但部队的相对稳定和远在边陲,我的童年是幸福快乐的。在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上,看野花漫坡开放,小兔子悠闲地吃草,百灵鸟纵情歌唱,偶尔在草原上流传的野狼偷吃绵羊的故事。虽然,跳过忠字舞,唱过样板戏。但在学校的文艺宣传队里,我拉二胡,拉板胡,还有不常见的大提琴,这些都是我童年的好伙伴。我的少年时代是在航校渡过的,78年,我被组织上选飞进入黑龙江省航空运动学校学习,那一年我15岁。在省城哈尔滨呆了两年,很多的第一次都是在那时候完成的。第一次喝啤酒,第一次下松花江游泳,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开飞机……太多的第一次让这二年在我的人生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如今我的战友们有军长有师长,有将军有大校。虽然我因身体原因被淘汰,但我依然为他们感到高兴。
     

            花语:您得过不少的诗歌奖项,但作为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毕业,担任肇东市作家协会主席等职的您,还怀揣高级工程师、高级经济师,一级建造师等烫金的名片,最初是否从事过工程建设?
            陈泰灸:航校毕业后,没有去空军部队的战友们,都去了海军或者步兵部队。我却回了家继续求学。复习一年先念了二年纺织技校,又考入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重回省城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大学毕业后,由于母亲非常惦记我,我放弃了去很多大城市工作的机会回了家乡,在肇东市电缆厂工作。从车间技术员,生产科副科长、技术科副科长、秘书、技术引进办主任、销售科长、销售公司经理。后来又去了黑龙江省著名的民营企业庆东集团,从秘书干起,企划部部长、工会主席、党总支书记、党委书记。这些证,都是在这个年代里得到的。我做的最大工程就是在大庆市建了4栋高层,得了当年的鲁班奖。后来,我又回肇东市经贸委做常务副主任。再后来组建肇东市经济开发区,做了5年党委书记管会主任。又做了5年半信访局局长,才去文广新局。就是这一时期,在北京参加了众多的诗歌活动,认识了众多的诗人朋友。
     

            花语:您曾经出版诗集《为爱流浪》《感受幸福》《倾听心绪》等,请介绍下它们,对于诗歌,你是否还有更高的期许?
            陈泰灸:这几部诗集都是在一零年左右出的,《倾听心绪》收入了一零年以前正式发表过的作品;《为爱流浪》收集了部分新作;《感受幸福》是短诗和古体诗的组合。基本代表了我的写作状态。一八年准备把近年发表过的和自认为好的出了一本中英对照的集子集子,给自己个交代。对于诗歌,我没有更高的奢望,只想一路走着,一路唱着,为自己,为哥们留一点东西,留一点印记,让人生这条线,自己回头看得见,子孙们留着念。
     
     
           【记者简介】花语,诗人、画家,参加第27届青春诗会,获第三届中国长诗奖,2017首届海燕诗歌奖,2017《现代青年》年度十佳诗人奖,2017第四届海子诗歌奖.提名奖,2016《山东诗人》年度诗人奖,2015《延河》最受读者欢迎诗人奖,入选2013中国好诗榜,《西北军事文学》2012年度优秀诗人,著有诗集《没有人知道我风沙满袖》等三部,2017开始习画,多次参加国内联展。